与机器赛跑

作者:托马斯·达文波特 | 发表时间:2018-03-08 16:53:11 0 条评论

  今天,机器的能力变得如此惊人,以至于我们很难找到一处人们可以凭借自己更成熟的经验来生活的“高地”让众人退守。而正是这一点让很多聪明人伤透了脑筋。西方经济体中持续的高失业率可能意味着,由最后一波技能偏向型技术变革所造成的混乱将不会消失。有证据表明,在目前的经济结构下,能拿到高薪的并不是知识工作者们,而是一小撮“超级明星”,如 CEO、对冲基金和私募经理、投资银行家等类人,而几乎所有这些人,正是自动化决策才做出了非常成功的投资。与此同时,发达经济体中的劳动力参与率在稳定地下跌。世界经济论坛在2014年瑞士达沃斯年会之前曾向 700 多位领先的思想家做了调研。他们认为,在未来 10 年,最可能对世界经济造成巨大冲击的因素是“收入不均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动荡”。

  人们的不满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找不到待遇优厚的工作,而是因为他们甚至连工作都找不到。 这就是为什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 · 希勒(Robert Shiller)会把发展中的机器智能称为“现今世界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他解释说:问题和收入不均等有关,但是可能不止于此。由于我们更愿意把自己定义为知识分子或智慧超群者,那么现在连人类的自我认知也成了一个问题。我是谁?计算机目前正在取代“前任”成为新的知识分子或智慧超群者。

  在盖洛普咨询公司的定义中,“好工作”能够提供每周平均至少 30 个小时工作时长的稳定工作以及一份来自雇主的薪水。盖洛普咨询公司CEO吉姆·克利夫顿(Jim Clifton)说,到了2011年,“拥有一份高质量的工作”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极为重要的,它甚至超过了拥有一个家庭、民主、自由、宗教信仰或者和平。知识工作者并没有错,他们应该担忧将来可能会丢掉工作。在机器驾驭了辛苦、危险以及枯燥的工作之后,它开始逐渐渗入决策工作。而劳动者们必须为领地的丧失而抗争,因为这片区域非常靠近他们的核心身份认同以及价值观。

  因此,这就是我们出版这本书的原因:我们仍然能找到让人类在布莱恩约弗森和麦卡菲所谓的“与机器赛跑”中胜出的方法。我们通过观察得出,参与现在这场关于知识工作自动化争论的专家,倾向于分成两个阵营:一些人认为,我们将不可避免地走向永久性高失业率;另一些人则认为,新的工作类型会涌现出来,从而替代那些被遗弃的工作。但是两个阵营都没有告诉工作者,即使面对这种局面,作为个体仍然大有可为。在接下来的内容中,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说服你:从事知识工作的读者,仍然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 你应该充满力量并且为自己做出决定:面对进击发展的自动化系统,你该怎么办?

  在过去的几年中,当每周都有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或视觉图像识别技术获得突破的新闻时,我们一直在向那些成功的知识工作者学习。他们重新定义了什么叫比机器更强,并在自己的人类强项上加倍投入。他们并不是超人,不能通过某些方法比人工智能更快地处理信息,也不能像机器人那样更完美地完成重复性工作,他们只是热爱自己的工作并且能为工作带来特别意义的普通人。在这场为了能在强大机器林立的时代里保留一席之地的奋斗中,他们为我们带来了真正的启示。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