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义创新要素

发表时间:2017-06-13 14:58:52 0 条评论

  人类社会沧桑巨变,一切坚固的事物都不断经历着解构和重构,循环往复、周而复始,现代商业社会的发达程度也随之螺旋式上升。历史上,“创新”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往往是社会变化的肇始,也是变化的结果。创新要素是实现创新必不可少的最基本条件,不论是制度创新还是技术创新、产品创新。

  以往,创新要素是指人、财、物,及其组合的机制。当前,面对更加复杂的现实世界,创新的环境也已发生变化。创新要素是什么,需重新审视。认知体系需再次重构,要素重点需重新评估。我认为,创新要素可从主体、资源、时空、制度四个维度重新定义,而创新要素自身也在不断解构和演进之中。当前,注意力、知识、机遇、市场是实现创新更为关键的要素。

  主体层面:从“人”到“注意力”

  以往,“人”本身被誉为创新的核心要素。但现在将“人”笼而统之地称“创新要素”,已经并不能反映现实情况:

  一方面,人本身以时间和空间为单位,正在被解构和碎片化,注意力变得匮乏。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在1971年就指出“信息的丰富导致注意力的贫乏,因此需要在过量的可供消费的信息资源中有效分配注意力。”

  另一方面,创新工作的特殊性,让以往很多组织的创新绩效考核存有漏洞。如果仅依靠在物理空间上留存人、约束人、调动人,而方向本身不能激发人的注意力,也只能最终沦为“看上去在从事创新工作”。

  就主体层面而言,创新要素正在从“人”逐渐转化为“注意力”。北京师范大学张江认为,人的本质为意识,物质的富足、信息的丰富、链接的便利、技术的加速带来的是人的延伸,现实生活瞬息万变,其背后是人的意识在时间中的驻留。张江提出了新的注意力理论——占意:由于每个人的主意识在每个时刻只能想一件事,所以什么东西占据了意识,以及它的动态演化怎么样就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浙江工业大学张雷在《媒介革命:西方注意力经济学派研究》一书中也指出:所谓注意力经济就是注意力资源的生产、加工、分配、交换和消费的人类活动方式。

  从管理实践的角度而言,当前创新主体开始聚焦在注意力层面,就需要从人的基本特征角度选拔、关注、引导、激发员工的注意力形成,并针对注意力资源的加工、分配、交换、消费等选取和形成一套更加科学的制度。例如,注意力的形成往往与兴趣、愿景、想象力、毅力、逻辑、联想、记忆力、信心等若干方面有高度相关性。

  资源层面:从“物力、财力”到“知识、数据”

  创新还需要客观资源的有效聚集。随着人类进入知识经济时代,创新所需要的资源要素已经不仅仅是“物力”“财力”所能简单涵盖。知识,包括信息、经验、公理等等,成为创新更为关键的要素。知识管理的重要性也日趋明显。而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未来数据逐渐会成为未来知识的最重要来源,因此,数据要素也同样决定着未来创新主体的优势。

  近几年,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但必须意识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仍存在着对“知识”认识的鸿沟,例如:1、中国大量公共服务和企业组织,观念仍然停留在以资本、设备、科技为核心驱动要素的阶段,没有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对于“知识产权战略”也没有足够清晰而成熟的认识,往往不能选择符合自身实际情况的战略,对创新者产生“冒进”或“保守”的误导。2、无论是论文还是专利,中国各级政府的行政手段是推动数量增长最重要的动力,因此整个知识创造系统是处在扭曲的状态之下,当人们把注意力投入到生产低质量的知识创造之中,也就失去了进行重大创新的机会,而那些因为投机取巧从事低质知识产权的生产者的“成功”又会误导下一代人走上歧途。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