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时期的爱情

发表时间:2017-09-06 17:22:34 0 条评论

  从懵懵懂懂地翻开《百年孤独》的第一页开始,到迫不及待地读完《霍乱时期的爱情》的最后一页,记得自己大学生活中有一整年都是沉浸在马尔克斯营造的魔幻现实主义的世界里。无论是布恩迪亚家族的传奇故事,还是阿里萨一个人的情爱旅程,作者笔下的栩栩如生是如此的虚幻而又真实,在光怪陆离中每一个角色都仿佛触手可及。人类对于外部世界的理解与感知在大脑里得到升华,不仅仅是识别模式、发现规律、做出预测,我们不可避免地将情感、想象投射到我们的认知中,并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没有边界,没有束缚,却又可以让我们徜徉其中。无数的文学、音乐、绘画甚至影视作品都很好地证明了人类没有极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从大学时期开始而延续至今的对于马尔克斯的挚爱应该就是源于对人类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折服吧。

  从生理和数学角度分析爱情本质

  在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背后,一个重要的基石就是人类有可以激发和体会情感的能力。由于出生是一个绝对被动的个体体验,对于我们来说,爱情与死亡应该是最本质和最强烈的情感激发载体了。爱情是人类最强烈、最多样,而又最不理性的感情;而死亡是人类最可怕、最神秘,而又最不可避免的命运。正如在《霍乱时期的爱情》中,整部书以死亡开始,探讨了多种爱情的可能性:忠贞的、隐秘的、粗暴的、羞怯的、柏拉图式的、放荡的、转瞬即逝的、生死相依的,而最终都以死亡结束。这样的一部鸿篇巨制,作者选用了霍乱时期作为爱情的定语,仿佛在告诉我们,在作者内心深处,即使像爱情和死亡这两件亘古不变的永恒主题,也会随着人类社会大背景的演进而展现出不尽相同的面孔。

  一直以来,理性的光辉都是人类智慧的代表。即使面对像情感这样本质上非理性的现象,我们也孜孜不倦地试图以理性、严谨的科学态度加以理解和分析。以教人生死相许的爱情为例,伴随脑科学的进步,我们可以非常精确地甄别和测量当人们在爱情进行的整个过程中,脑部化学物质成分和浓度的改变。爱情产生的初期,多巴胺、正肾上腺素和苯乙胺会大量分泌:多巴胺使人感觉到世界的美好,会对陌生人微笑;正肾上腺素流过大脑时产生的生理效应为心跳加速、手掌出汗、脸颊泛红;苯乙胺也是巧克力中的一种化学成分,使人产生一种甜蜜的感觉。而这三种成分的急剧累积,会使当事人产生极其强烈的快感,但三种化学成分的高浓度维持时间是短暂的,一般认为是十八个月到三年左右。通常,当事人体内这三种化学成分浓度的降低标志着热恋期的结束,理智期的开始。但是实际上,随着这三种化学成分浓度的降低,催产素开始渐渐产生,使双方产生亲情和依赖感,从而保证当事人关系的进一步维持。众多实验表明,我们甚至可以通过其他的刺激手段来调整个体大脑中相应的化学成分的浓度来人为地产生与爱情相关的体验。

  从数学的角度来研究爱情,是我们试图理性地分析人类情感的另一种尝试。当我们把大基数采样群体的行为和倾向性进行采集和分析,通过统计和概率的计算,其实可以相对准确预测出单一个体,找到符合本人特定预设条件的伴侣的概率(这个概率通常小得吓人,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大多数人生活中的真实伴侣和其之前的预设条件相差甚远)。我们还可以利用博弈论来指导,当预设条件无法满足而必须做出妥协时最佳的进攻策略;根据经济学理论计算特定环境下的特定职业人群的最佳结婚年龄;根据正态分布算法来决定婚礼的规模和嘉宾邀请策略;还可以根据夫妻双方的性格特征,通过复杂的数学建模来指导他们的婚后生活。实际上,对于与爱情相关的任何阶段与方方面面的场景,我们都可以找到具有很强适用性的数学原理与模型。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