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看看科技的副作用

发表时间:2017-11-06 16:06:00 0 条评论

  前一段时间,人民网两天内连续发表了两篇针对算法推荐的观点评论。这件事本身传播力度很大,又是点名指向当下最热的智能新闻客户端应用,确实引来了不少的关注。评论对于内容定制化,传播智能化,以及技术带来的放大效应都做了直截了当的抨击。虽然两篇文章尽力做到了中立的态度,并为点名的应用进行了适当的维护,但是人民网两评算法推荐的主旨是非常明确的。用所谓的算法来讨好用户,实现信息分发的量身定做具有非常明显的缺陷,甚至严重到可能具有长期社会文化负面影响。这些观点究竟是不是像某些网友表达的“反应过激,言过其实”呢? 这些问题究竟是不是新技术发展必经的野蛮生长的道路?而这些短期的“不完美”会随着技术成熟而自愈吗?

  技术让信息民主化还是加大不对称性?

  互联网的出现、普及,以及成为社会主导力量的发展历程被公认为是科技发展造福人类的里程碑之一。互联网使得人类可获取的信息量成指数型爆炸式增长,并使得信息传播的效率极大提高,成本极大下降。毫不夸张地讲我们每个人都淹没在完全无法及时处理的信息里。表面上看,由于信息获取的便利性,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对称地得到所需要的信息。很可惜,相比于大多数专家欢呼信息民主化时代的到来,我更想要指出的是信息的极大丰富和即时传播实际上迅速增加了高价值信息(知识)传播和获取的不对称性,从而对在不同社会位置的群体间形成更大的认知差异。原因很简单,当我们淹没在过量的信息中时,我们只能有选择地处理部分信息,而这个选择将越来越被由技术放大和增强的“个体快感偏好”所决定。我们的大脑从进化的角度严重偏向于短期注意力周期和即时回馈,对于大多数人这几乎是无法抗拒的反馈循环。正如人民网的评论所指出的,在饱和的“个体快感偏好”信息的包围中,大多数个体基本上没有能力和精力去接触和获取其他高价值的信息。

  从汽车、抗生素的出现看科技的副作用

  从科技的副作用来讲,互联网并不是例外。二十世纪汽车的出现和普及是可以和互联网相媲美的里程碑式事件。汽车显然极大地方便了个体出行,将人的活动范围从人类的身体结构和机体耐力的限制中解放出来,有效延展了人类日常活动范围。随着汽车在普通人群中的迅速普及,其对人类社会的影响迅速超出了大家对于其出行工具的定位和认知。抛开公路占地,对于石油的依赖以及造成污染等显而易见的负面影响,汽车对于人类社会最大的影响在于汽车的普及在根本上改变了个体和社群的地理分布特征,从而深刻改变了人类依据地理关系的行为和组织模式。

  这些改变是渐进的,而又是巨大而不可逆转的:城市化进程,以及超级城市群的出现是伴随汽车的普及而发生的;依据财富和社会地位而形成的不同聚集区迅速产生,而由此导致的社会资源分配的差异化也迅速扩大,进而导致严重的社会隐患;个体之间居住地的物理关系和社会关系严重脱节,对于个体的社交行为和心理产生长期影响等等。

  现代医学的发展是人类科技发展的另一个奇迹。特别是从20世纪初,抗生素的发现开始,现代医学的进步有效治愈了之前许多被认为是致命的感染性疾病。近年来,随着基础科学的突破和医疗设备的快速演进,现代医学在复杂化学药物研制、神经科学、免疫疗法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因人类机体自身机制和缺陷而导致的疾病,也获得了显著的治疗效果。一方面有效降低了人类未成年人口的死亡率,显著延长了人类平均寿命预期,另一方面很大程度改善了遗传病、慢性病患者和残障人士的生活质量。

热门文章
商学院微博
商学院二维码